公司没有按时缴所得税,《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女婿长期少缴所得税,这一事件会有怎样的影响? <#21---->


时间:

10月13日《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的女婿、亿万富豪库什纳在2009-2016年很少或是根本未缴纳联邦所得税。这一事件对即将举行的中期选举会有怎样的影响?

美国中央银行美联储是私人公司,美国国税局其实也属于一间私人公司,因为美国把收税全部外包给一家叫IRS的私人金融机构。

IRS代替美国政府去收税,然后把收到的税直接打给美联储,不会直接打给美国财政部。

美国发行货币的权力掌握在私人公司手里,税收由私人公司去做。美国政府需要钱唯一的途径就发行国债,拿国债去美联储作抵押换取美元,拿收税作为偿还的担保,所以IRS把收上来的钱直接打给美联储。

“借债”的和“收债”的其实是一家人,纽约时报现在为了搞倒特朗普把这个事情捅出来,其实是打算撕破脸皮。

美国社会下层还有小资本家该交的税一分都不能少,但是美国大资本家是否要交税,交多少税,完全是大资本家和IRS之间的事。

IRS是林肯组建的一个暴力税收公司,他们的口号是“税收工作不是做慈善事业”,所以他们配置有强大的火,比美国的FBI还要猛,不管你是黑社会,还是社会名人,只要你拥有美国绿卡,不管你在全球任何地方居住,都在他们的征税的对像,IRS甚至有直接抓捕文官的权力。

不得不提的是,IRS热衷于搞黑吃黑的事,在美国你除了小心FBI之外,更得小心IRS,他们比FBI牛逼多了,专门是盯着你们的口袋。

美国富人在交多少税的问题,是美国上层社会的秘密,特朗普肯定有“偷税漏税”的行为,他并没有公布自己收入和纳税情况。当然这个不属于法律责任和义务,特朗普有权选择不公布,特朗普这个举动打破了美国两党几十年默认的惯例。

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女婿长期少交个人所得税,是美国民主党把目标锁定在特朗普外围弱点上,但特朗普的女婿也不是好惹的,一个犹太富人家族,民主党的这个行为很有可能会引起犹太人的反击。

像这种事是肯定有的,纽约时报不会空穴来风,但是查也是不可能查出来,也不看看IRS是谁开的公司。

在美国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谁告诉你大房地产商也交税的,只有小房地产商才需要缴税”

这件事件其实也就是抹黑一下特朗普,当初股神巴菲特也抓住这一点和特朗普打擂台,最后还不是雷声大雨点小。

利益群体之间的斗争是没有公平和正义可言的,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两群不同利益的资本家在内斗。一个老牌资本家和新生资本家之间的斗争。

《纽约时报》依然在延续每周一“黑”特朗普的良好传统,继上周曝出特朗普家族合作偷逃遗产税的丑闻之后,10月13日《纽约时报》又曝出猛料,称特朗普的女婿、亿万富豪库什纳在2009-2016年很少或是根本未缴纳联邦所得税。不过《纽约时报》在报道中也承认库什纳并没有违反有关法律,但是这种碰瓷式的报道依然会让库什纳的声誉受损,进而影响共和党在中期选举的选情。

由于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他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一直在美国政府内任职,白宫会定期公布他们两个的资产和收入情况。据今年6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库什纳的资产超过1.81亿美元,仅在2017年他和妻子伊万卡就获得了8200万美元的收入。在美国,所得税是政府收入的主体税种,像库什纳和伊万卡这样的高收入者,纳税额的绝大部分应该是所得税。但是他们在2009-2016年长期少缴联邦所得税,在2016年,库什纳甚至利用房屋减值抵扣的方法完全不缴联邦所得税,确实让大批严格按照税法纳税的美国工薪阶层大跌眼镜。

虽然《纽约时报》也承认库什纳并没有违反相关法律,但是至少说明美国的所得税制度存在重大的漏洞。在中国,人们会抱怨个人所得税沦为工薪税,现在看来这种情况在美国也差不多。以工资薪金收入为主的蓝领和白领,几乎所有的收入都在公司财务和税务机关的闭环监控之下,只能老老实实按着税法的规定纳税。而富人特别是有产业、有资产的最富裕群体,却可以通过资产减值、公司运作等多种手法逃避应尽的纳税义务。这种情况使得税收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完全失效,甚至出现了反向调节的现象,美国的中低收入者当然对库什纳这样的富豪阶层利用税法的漏洞避税极其不满。

特朗普和共和党在此次中期选举中的主要支持盘是来自美国传统工业区的中低收入蓝领工人。这一群体本来与库什纳、特朗普这样的亿万富豪,有着明显不同的利益诉求。特朗普上台之后,几乎所有的经济政策都是打着为劳工阶层争取利益的幌子开展的。包括广受好评的特朗普减税方案虽然美国中产阶级和劳工阶层受益颇多,但是美国的超级富豪们获益更大。

在这份减税方案中,特朗普虽然提高了个税的扣除额、压减了中产阶级的税率层级,但是同时他也将遗产税的宽免额提高到1000万美元,公司所得税从35%降到21%,对于美国最富裕阶层也明显更加有利。据美国研究机构分析,特朗普这次减税中83%的减税额流入了象特朗普、库什纳这样1%最富有的人群;而废除个人购买医疗保险的强制条款还将使1300万低收入者因税改而失去医疗保险。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就是想唤起美国中低收入者对特朗普政府的不满,进而对共和党的中期选举选情造成影响。这篇报道发表之后,已经在美国国内特别是中产阶级群体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过由于美国的蓝领工人接触资讯的方式有限,仅凭一篇报道就想对中期选举的选情造成重大干扰还比较困难。《纽约时报》这种一周一篇负面报道的做法,会达到温水煮青蛙离间特朗普与美国中低收入者之间关系的效果,虽然对这次中期选举的帮助不大,却有可能在2020年下一次美国大选时发挥重要作用。

感谢阅读,欢迎持续关注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