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岗位能手岗位津贴,在上课的同时做行政工作的高校老师该不该多得一份管理岗津贴? <#21---->


时间:

不知道别的大学是咋做的,我们这里很多教师被委以行政工作,承担教研压力的同时,还需要做很多细碎的行政工作,做不好一身不是不说,所拿津贴执行就高原则,也就是如果教学岗位津贴高于行政岗位津贴时,行政的活就等于奉献了。这还不算,评职称时所做出的行政贡献一点用都没有,结果就是很多做系主任的都洗手不干了,做的也是应付差事,教学运转受到很大影响!是否该多一份津贴来激励这些做额外工作的伙伴们?

感谢悟空小秘书/头条教育联盟的邀请。

高校教师上课同时做一些行政工作,该不该领管理津贴?

有机会担任部分行政职务,得到的潜在回报不少,还在意那点管理津贴啊。你提到的系主任都没人愿意做,是什么学校啊?我们这边是空不下来的额...

至于你说的评职称时,行政贡献一点作用没有,是不是有点虚啊?

不少学校评定职称时,都有老师闹腾,就是因为部分条件较差的领导上啦。或者说是和领导关系不错的老师上啦,这些老师为啥和领导关系好?就是因为担任部分行政职务,和领导接触的机会较多。

另外,兼行政职务,不少学院、学科的经费可优先支配,或者实验室、办公室安排上也有优先。在高校,实验室、办公室永远稀缺,没点行政职务,争空间都难。

小西也在高校工作,你说的零碎的行政工作,是不是被领导安排做点辅助,在团队内部属于较正常的情况。小西也有类似经历,今天还忙着一个平台的年报和系统内信息填报。平台不是我一个人的,但是团队、学院、学校都可以从平台的建设中得到回报。

在高校,教学运转受影响最大的原因在于课时费不高,老师上课的积极性低,上课不如项目来钱快。之前就有985高校,明确规定教授必须给学生授课,新进教职5年内可不上课,安心搞科研。另外,就我的感觉,教育运转的核心是教务处管理效率。

岗位津贴高低的问题,不同学校差异较大。我们学院今年院长、书记自己带头降低行政岗的津贴,优先提高教学科研岗老师的津贴。之前,同级的行政岗津贴比教学科研的我们高2-3成...

高校内的年轻老师,单打独斗早已玩不转。在团队内部,总归有人做一些行政的工作,若是被安排细碎行政工作不建议推脱。换句话说,想要科研做的好,真的离不开你的行政,有机会的话,做那个双肩跳的大牛吧。

小西深有感触,平时多做事、多交朋友,在学校内很多事情会便利不少,如盖个学校的行政章。

...

2019-01-16-04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教师在教学科研之外承担专业建设、实验室建设、教学管理、党务、工会等服务性质的工作,都应该在工作量上有所体现。

没在高校工作过的人对这个问题可能不是很理解,包括我自己之前一直在机关工作,到基层少,对学院里的这个问题都认识不深。后来和很多基层系主任、支部书记、工会组长以及普通教师交流,才意识到这些工作的难度。

首先,这些工作是非常耗时间耗精力的,而且非常考验协调沟通能力,这对一心从事学术的教师来说,更是件头疼的事。比如说专业建设,准备专业认证,需要花时间提炼专业特色,写材料,需要调动全系教师收集整理教学过程的支撑材料,需要协调人事处、教务处提供政策文件,最后还要迎接考评组。这些工作,少说两三个月,多则半年以上,这还不包括那些需要“造”的材料。其他工作也差不多,像工会工作,必须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组织活动、买工会福利都需要满足大多数人的品味,否则费力还遭人埋怨。

其次,这些工作对本人教学科研工作基本上没有帮助,纯粹属于做贡献。做这些事,投入这些时间,对自己的教学科研肯定是有耽误的,本来用来写论文的时间要用来写材料,本来用来做实验的时间要用来给大家组织安排活动。这几年很多工作当然是有利于集体,进而有利于自己的,比如像专业建设,事关整个系、学科的地位,关系到大家长远的发展。但归结起来,这些事都不是某一个人的私事,是大家的事,是公共事务,如果大家都冀望别人去干,那最后就没人干,所以,总得有人做出牺牲,而这种牺牲,也不能仅仅靠品德、靠无私奉献,也应该有所补偿。

因此,给这些做公共事务的教师一些补助津贴完全是合理的,教师参与公共事务也是学校极力鼓励的。现在高校在管理上存在的主要问题不在于是否予以奖励,而在于怎么奖励。

去年,我校在探索新的职称改革文件,一度将教师从事此类公共事务作为晋职的一项可选条件,也就是说论文少几篇没关系,在学院担任系主任等公共服务职务的也可以顶业绩。这是我们理想的一种激励方式。但实际情况很复杂。有老师就提出,学院有的教师学术水平很一般,但很能钻营,他可以去当系主任、工会主席等等,但实际开展工作又不投入。这里面就有很多难以评价的地方,也会有很多漏洞,可能会造成错误的导向。因此,学校后来取消了这一条。

不过,即便不能用作职称条件,各学院在年底分配奖励性绩效津贴的时候,会把从事这类服务工作折算成工作量,或者每年专门为系主任、支部书记、工会组长发一些岗位津贴,以鼓励他们继续做好相关工作。这就是我们学校的情况。

总的感受是,高校校级机关人数多,院部基层的行政服务人员数量太少了,所以造成大量基础工作要有专业老师来承担,不管哪个老师来做,都必将耗时耗力。未来,教育 部门要么减少各类考评和事务性工作,要么,给基层单位增加服务人员,真正把教师从这些事务中解放出来,认真教学科研,这才是正途。